内视观想对男性服刑人员的影响研究报告

作者:佚名    来源:北京市监狱管理局    点击数:280    更新时间:2018-02-28     文章录入:bgs


【摘要】内视观想是一种由吉本伊信创立的,通过对自己人生经历中基本人际关系的检视来提升对自我和他人的觉察的自我观察方法,被广泛地应用于监狱、少年管教所、精神科医院等机构。本研究使用实证的方法考察了内视观想对男性服刑人员的作用。结果显示30名被试在接受了内视观想后,知觉到更多的社会支持并表现出更高的进行自我控制的意愿。本研究为内视观想对男性服刑人员的影响提供了实证的支持。
【关键词】内观服刑人员知觉到的社会支持

1. 前言
    内视观想,又称内观,是一种通过对自己人生经历中基本人际关系的检视来提升对自我和他人的觉察的自我观察方法(榛木美惠子,2005)。这一方法由吉本伊信(1981,1985,1997)开创,并自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开始作为矫正的手段之一在监狱和青少年管教所等机构得到了普及并逐渐推广到学校、医院和企业等机构中(Tanaka, 1979)。研究发现内视观想可以有效降低再犯罪率(Takeda, 1972)和药物成瘾(Suwaki, 1979)等症状和问题行为。
如Takeda(1972)统计了日本各监狱1958-1964年间出狱犯人的再犯罪率,发现那些服刑期间接受了内视观想的服刑人员的再犯罪率显著地低于没有接受内视观想的服刑人员。Yoshimoto(1997)也发现了相似的结果,即接受过内视观想的犯人的再犯罪率(30.4%)显著低于没有接受过内视观想的犯人(60.1%)。
这些研究为内视观想对服刑人员的矫正效果提供了初步的证据支持。但这些研究未能排除其他因素的可能影响,如咨询师-来访者的期望效应以及被试的选择偏差等。因此还需要更多的实证研究在更严格的控制条件下进一步考察内视观想对服刑人员的影响。
北京监狱近年将内视观想引入监狱的矫正工作中来,开展了大量的工作,积累了丰富的一手资料。本研究旨在考查内视观想对服刑人员心理健康等指标的影响,通过实证的方法检验内观的效果。

2. 方法
2.1 被试
被试为30名自愿参加内视观想的男性服刑人员。在开始内观前,所有被试需接受一次面谈评估,以排除那些有严重生理疾病或有严重自杀自伤倾向等的被试。实验组被试的年龄分布从22岁至59岁,平均年龄38.6岁,标准差10.39。其中4人拥有大专及以上学历,11人拥有高中或中专学历,15的人拥有初中学历。刑期方面,5人为死缓,3人为无期,13人为十年以上刑期,9人为十年以下刑期。

2.2 研究材料
2.2.1 领悟社会支持量表(Perceived Social Support Scale, PSSS)
中文版领悟社会支持量表由姜乾金等人在Zimet的领悟社会支持量表(Zimet, Dahlem, Zimet, Farley, 1988)的基础上发展而来。量表共包含12个条目,描述了与个体所知觉到的社会支持相关的各种情景,如“在需要时我能够从家庭获得情感上的帮助和支持”。被试被要求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在1-7点量表上评分,其中1代表极不同意,7代表极同意。得分越高表示所知觉到的社会支持越高。根据社会支持的对象的不同,量表又可分为家庭支持、朋友支持、其他人支持三个分量表,每个分量表各包含4个条目。该量表具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其中总量表和各分量表的重测信度为0.72-0.85(黄丽,姜乾金,任蔚红,1996)。在本研究中总量表和各分量表的内部一致性信度为0.85-0.91。

2.2.2 自编自我控制意愿条目
本研究使用一个单条目的问题考察被试的自我控制意愿,要求被试根据自己当下的实际情况在“我在多大程度上愿意根据外界的规定而调整自己的情绪或行为”上进行0-10点的评分。杨寅(2013)曾在其博士论文中使用相同的方法考察被试的攻击和自我控制的意愿。

2.3 研究流程
被试自愿参与本研究,他们被告知研究的数据只会用作科研工作,不会透露给监狱的其他管理部门。被试在内观开始一天前完成领悟社会支持问卷和自编自我控制意愿量表作为前测。随后被试进入北京监狱内观中心进行为期一周的内观。内观结束后实验组被试再次填写上述问卷作为后测。

2.4 数据分析
研究使用重复测量t检验考察被试前后两次测量结果的差异。

3. 结果
被试在各量表上的得分及标准差详见表1所示。
表1被试在各量表上的得分及标准差
变量 前测 后测 t(1, 29) p 
知觉到的总体社会支持  58.23(12.45) 60.80(15.75) -1.319 .197 
        -家庭支持  20.50(5.95) 20.60(5.19) -.110 .913 
        -朋友支持  18.40(5.37) 19.87(5.91) -1.389 .175 
      -其他人支持  19.33(4.69) 21.37(4.00) -3.741 .001 
自我控制意愿  5.97(1.99) 6.90(2.07) -2.064 .048 

    重复测量t检验显示在知觉到的社会支持方面,被试知觉到的来自其他人的支持在内观前后有显著的差异,而知觉到的来自家庭和朋友的支持在前后测的差异未达到统计上的显著水平。在自我控制意愿方面,重复测量t检验显示被试在后测时,表现出更高的会根据外界的规定而调整自己的情绪或行为的意愿,前后测的差异达到了统计上的显著水平。

4. 讨论

    研究结果显示,在接受了为期一周的内视观想后,被试在领悟社会支持量表的“其他人支持”分量表以及自编的自我控制意愿量表的前后测的差异在统计上达到了显著水平,被试报告知觉到更多的来自其他人的社会支持、表现出更高的进行自我控制的意愿。这一结果为内视观想对男性服刑人员的效果提供了实证的支持。
这一结果也与前人的调查相一致,即参与者在内观后往往报告体验到更多的感恩的情感、更多地意识到自己的过错和曾接受过的支持和帮助等(Yokoyama, 1990)。Hedstrom(1994)曾总结到,人们往往有忽略曾接受过的他人的支持而更多强调他人过错的倾向。这是因为面对和承认自己的过错对于很多人而言是非常令人恐惧的。而内视观想则为参与者提供了一个安全的空间去检视和面对发生过事情。本研究结果发现内观前后被试在知觉到的来自“家庭”和“朋友”的支持无显著变化,这可能与服刑人员在服刑期间与家人、朋友交往减少、来自家人和朋友的社会支持变少有一定的关系。
    另一方面,前人研究显示知觉到的社会支持以及自我控制的意愿均与攻击和冲动行为有显著的相关关系。具体表现为知觉到的社会支持越多、指责他人的倾向越小、进行自我控制的意愿越高,其愤怒、攻击和冲动行为就越少(Csibi&Csibi, 2011; Kuppens& Van Mechelen, 2007)。因此本研究的结果也部分解释了前人研究中发现的内视观想对降低再犯罪率的作用的原因。
此外,本研究也存在一些局限,如没有考察内视观想对服刑人员的长程影响、没有对行为层面的变量进行考察和样本量相对较小等。后续的研究应考虑在本研究的基础上进一步改进测量工具和方法,从更全面的角度考察内视观想对服刑人员的影响。


参考文献
Csibi S, Csibi M (2011). Study of aggression related to coping, self-appreciation and social support among adolescents. Nordic Psychology 63(4): 35-55. DOI: 10.1027/1901-2276/a000044
Gao J, Qin M, Qian M, Liu X (2013). Validation of the TOSCA-3 among Chinese young adults.Social Behavior and Personality 41(7): 109-1218. DOI: 10.2224/sbp.2013.41.7.1209
Hedstrom LJ (1994). Morita and Naikan therapies: American applications. Psychotherapy 31: 154-160. DOI: 10.1037/0033-3204.31.1.154
Kuppens P, Van Mechelen I (2007). Interactional appraisal models for the anger appraisals of threatened self-esteem, other-blame, and frustration. Cognition & Emotion 21(1): 56-77. DOI: 10.1080/02699930600562193
Robins RW, Noftle EE, Tracy JL (2007). Assessing self-conscious emotions: A review of self-report and nonverbal measures.In Tracy JL,Robins RW, Tangney JP (eds) The self-conscious emotions: Theory and research. New York: Guilford pp. 443-468.
Suwaki H (1979). Naikan and Danshukai for the treatment of Japanese alcoholic patients.British Journal of Addition 74: 15-19.
Takeda R(1972). Naikanho.In Sato K (eds)ZentekiRyohoNaikanho (Zen therapy and Naikan therapy). Tokyo: Kobundo.
Yokoyama K (1990). Naikanryohoniyorujinkakuhenyonitsuitenoichikosatsu (An analysis of personality changes through Naikan therapy). Taisho Daigaku Counseling Kenkyusho Kiyo 13: 59-74.
Yoshimoto I (1981).Naikan no Michi (The way of Naikan).Nara:NaikanKenshusho.
Yoshimoto I (1985).Shinzen Shingo: Watashi no NaikanTailen (Before and after faith: My Naikan experience). Nara:NaikanKenshusho.
Yoshimoto I (1997).Naikan ho (The Naikan method). Tokyo: Shunjusha.
Zimet G, Dahlem N, Zimet S, Farley G (1988). The multidimensional scale of perceived social support.Journal of Personality Assessment 52: 30-41.
黄丽,姜乾金,任蔚红 (1996). 应对方式、社会支持与癌症病人心身症状的相关性研究.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4:160-161.
榛木美惠子 (2005). 内观法基础. 上海精神医学 17(6): 372-37.
杨寅. (2014). 身份视角对愤怒反复回想后愤怒情绪的作用.北京大学博士论文
 



上一篇: 教育改造工作问题及系统化探析
下一篇: 教育矫正效能评价内涵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