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罗夏墨迹测验对服刑人员内观前后心理变化的研究

作者:北京市监狱管理局    来源:北京市监狱管理局    点击数:196    更新时间:2017-04-12     文章录入:bgs


 

 
    内观作为一种已在国外监狱得到广泛施行并取得良好效果的矫治方法,在引入中国后引起了较大反响,但是目前关于内观客观效果的研究还比较缺乏。本研究选用罗夏墨迹测验作为测量工具探索监狱服刑人员参加内观的效果,研究结果表明参加内观的服刑人员其心理状况发生了积极的变化。
关键词  罗夏墨迹测验;服刑人员;内观
 
1.绪论
1.1研究背景
近年来,监狱刑满释放人员的重新犯罪问题受到了社会各方的广泛关注,也让监狱对服刑人员的改造工作被推到风口浪尖。在监狱工作重视提高对于服刑人员改造质量的大背景下,对服刑人员的心理矫治工作显得越来越重要,各种矫治项目也纷纷被引入监狱。内观作为其中之一,尽管目前国内开展的监狱不多,但是受到了各级部门的高度关注,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兴趣。
NAIKAN”也称“观察自我法”或“洞察自我法”,是源于中国传统文化、由日本学者吉本伊信在1953年提出并于60年间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广泛发展的一种具有东方文化色彩的心理矫治方法。我国著名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在对其进行了解和研究后,结合中国传统文化将其命名为“内视观想”(简称“内观”)。内观即为“了解自己,凝视内心的自我”,在内观的过程中,内观者在内观导引师的指导下,于一周的时间内在独立密闭的空间中对自己过往经历进行系统回顾,从中获得对自己的心理、性格、人际关系等多方面的洞察,经由这种深入的自我观察,进而调整心境,唤起“省”与“悟”的念头。一般来讲,内观的流程相对比较固定,分为以下几个大的模块——内观导引、内观练习、对主要养育者的回顾、养育费的计算、对兄弟姐妹的回顾、对爱人的回顾、对子女的回顾、自我审视24条、对周围人的回顾、对母亲的二次回顾、集体内观、集体讨论,每个模块均有标准化的操作流程和指导语。
内观最早在1954年的日本奈良少年监狱实践,于几十年的时间内在日本、欧洲和北美的监狱系统中得到了广泛使用,成为了一种效果显著的服刑人员矫治项目。内观在监狱内的效果得到了日本矫治局两项研究的验证——根据1960年实施的、对参加过内观的3975名服刑人员和405名被判有罪的少年工读学校少年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内观的正面效果在成年人里达到84.3%,青年人里达到68%。另外,在1958至1964年期间进行的一项研究对来自5个不同监狱的刑满释放服刑人员的再犯罪情况进行了统计,发现在40.4%的平均再犯罪率基础上,没做过内观的服刑人员在出狱以后有45.2%的人重新犯罪,参加过内观的服刑人员在出狱后重新犯罪率仅为21.6%。而在德国汉诺威州监狱每年开展的服刑人员对监狱工作的评估中,服刑人员对内观这项工作的评估总是10分的最高分,其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北京市监狱作为国内首家引入内观对服刑人员进行矫治的监狱,于2012年至2014年间在狱内针对134名服刑人员开展了19期内观,在积累了丰富经验的同时也受到了司法部的高度重视和肯定。但是,目前内观在国内监狱中仍不普及,除北京市监狱外,只有北京市良乡监狱、北京市天河监狱和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第三监狱开展过这一矫治项目。
尽管内观作为一种矫治项目在世界各地的监狱中已经开展了几十年,但是关于内观的科学研究却非常少,对于内观客观效果的测量也缺少成型的范式。目前,世界范围内对于内观效果的宣传大多仍然停留在主观层面上,这种现状不免让很多不了解内观的人对这一矫治项目产生怀疑,也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内观这种方法在更大范围内的推广。
1.2研究目的
为了客观反映内观前后服刑人员的心理变化,体现内观效果,北京市监狱的研究人员结合服刑人员在内观后的主观感受和周围人的评价,总结出内观可能达到的效果——宣泄负性情感、全面认识自我。为了验证以上效果,北京市监狱采用罗夏墨迹测验作为研究方法,对服刑人员的内观效果进行考察。
2.研究设计
2.1研究假设
    根据北京市监狱开展的多期内观经验和质性研究,本研究假设,参加内观的服刑人员在内观后,心理指标中的负性情感得到了良好的释放,也更加关注自我。
2.2研究对象
    本研究选用的被试为北京市监狱男性服刑人员36人,年龄介于20-65岁之间,无重大身体或精神疾病,语言表述清晰。其中实验组18人,对照组18人,研究对两组被试在年龄、学历和犯罪类型上进行匹配。
2.3研究工具
本研究采用的罗夏墨迹测验(RIM)是投射测验的一种,投射测验相比于自陈量表,其优势在于能够有效绕开内心的防御,反映被试真实的态度,但是在操作过程中对于主试的技术有着比较高的要求,也比较费时。
罗夏墨迹测验是赫尔曼·罗夏(H.Rorschach)于 1921 年创制、经过长期试验和比较之后成型的一种投射测验。该测验根据被试对于墨迹图片的不同反应进行编码,并通过编码的记分反映被试的心理特征。罗夏墨迹测验作为一种临床诊断工具应用于心理咨询当中,一直延续至今,它的施测分为三个阶段——自由反应阶段、提问阶段和极限测定阶段,其测量的指标共分为两类,第一类为6个簇群,第二类是7块比率、百分比和衍生变量数据。其中,6个簇群分别为PTI(感知-思维指标)、DEPI(抑郁指标)、CDI(应对缺陷指标)、S-CON(自杀指标)、HVI(超警戒指标)和OBS(强迫指标),7块比率、百分比和衍生变量数据则分别对应核心区、情感区、人际区、理念区、中介区、信息处理区和自我概念区。
2.4研究方法
    本研究采用实验组控制组前测后测设计,研究过程在两期内观的过程中完成。在每期内观前一天,研究人员对于实验组和对照组的各9名被试进行罗夏墨迹测验的测试,之后实验组的被试参加为期一周的内观矫治项目,对照组的被试则不做任何处理。内观结束当天,由研究人员再次对于实验组和对照组的被试进行罗夏墨迹测验的投射测试。
2.5数据处理
在施测过程中,由于被试的人员变动和反应不达标等原因,经过数据的筛选,最终实验组获得有效数据15份,对照组获得有效数据18份。在内观后,研究人员按照《A Rorschach Workbook For The Comprehensive System》,对实验组和对照组被试的罗夏墨迹测验反应进行编码,并将编码输入《Rorschach Interpretation Assistance Program Version 5》程序中,根据程序生成的结果对实验组和对照组在内观前后测验中的数值进行T检验,若检验结果0.05<p<0.1,则差异边缘显著,若p<0.05,则差异显著。
3.研究结果
3.1簇群指标结果
图1   罗夏墨迹测验6个簇群指标
 

实验组前测
实验组后测
对照组前测
对照组后测
实验组前后差异
对照组前后差异
1.00
0.93
2.06
1.44
-0.07
-0.61
T检验:t(31)=1.09, p=0.28

表1 PTI(感知-思维指标)的差异检验结果
 

实验组前测
实验组后测
对照组前测
对照组后测
实验组前后差异
对照组前后差异
3.80
3.67
3.61
4.00
-0.13
0.39
T检验:t(31)=-0.88, p=0.39

表2 DEPI(抑郁指标)的差异检验结果
 

实验组前测
实验组后测
对照组前测
对照组后测
实验组前后差异
对照组前后差异
3.33
3.27
3.50
3.67
-0.07
0.17
T检验:t(31)=-0.529, p=0.60

表3 CDI(应对缺陷指标)的差异检验结果
 

实验组前测
实验组后测
对照组前测
对照组后测
实验组前后差异
对照组前后差异
4.60
4.93
4.67
4.89
0.33
0.22
T检验:t(31)=0.18, p=0.86

表4 S-CON(自杀指标)的差异检验结果
 
在罗夏墨迹测验中,6个簇群指标是最重要的指标。如图1和表1-4所示,在本次研究中,实验组和对照组被试的PTI(感知-思维指标)、DEPI(抑郁指标)、CDI(应对缺陷指标)和S-CON(自杀指标)差异均不显著,而HVI(超警戒指标)和OBS(强迫指标)无法计算,所有结果均为阴性。
3.2比率、百分比和衍生变量数据区结果
图2   罗夏墨迹测验7块比率、百分比和衍生变量数据区指标
如图2所示,罗夏墨迹测验7块比率、百分比和衍生变量数据区上排从左至右依次为核心区、情感区和人际区,下排从左至右依次为理念区、中介区、信息处理区和自我概念区,其中列举了含有重复的63个指标,实际指标数为60个。在本研究中,被试内观前后差异显著的指标集中在核心区、理念区、信息处理区和自我概念区。
3.2.1核心区指标变化
在核心区中,如表5-8所示,共计4个指标在被试参加内观前后差异显著。
 

实验组前测
实验组后测
对照组前测
对照组后测
实验组前后差异
对照组前后差异
8.20
13.67
9.17
8.61
5.47
-0.56
T检验:t(31)=2.73, p=0.01

表5 核心区es指标差异显著
 
es指标代表个体在生活中遇到的压力,体现了未被满足的需要和负面情绪。该值越高,表明压力和痛苦越大。如表5所示,实验组被试在经过内观后该值显著提升,而对照组被试略有下降。差异是显著的,这表明经过内观后,实验组被试表达出了更多的痛苦和压力。
 

实验组前测
实验组后测
对照组前测
对照组后测
实验组前后差异
对照组前后差异
6.93
10.73
7.67
7.33
3.80
-0.33
T检验:t(31)=2.56, p=0.02

表6 核心区Adj es指标差异显著
 
Adj es指标代表长期压力,是在es值上进行的调整,减去了短期的、情境引起的焦虑的数值。因此,该数值作为校正后的es值,集中体现了被试的长期压力。如表6所示,实验组被试经过内观后的Adj es值显著提升,而对照组被试的数值略有下降,二者差异显著。这表明经过内观后,实验组被试表达出了更多的长期压力。
 

实验组前测
实验组后测
对照组前测
对照组后测
实验组前后差异
对照组前后差异
3.73
4.73
4.28
3.83
1.00
-0.44
T检验:t(31)=1.82, p=0.08

表7 核心区FM指标差异显著
 
FM指标越大,表明被试正受到某种随意的,不连贯思维方式的困扰,这样的观念化活动往往是由于外在的刺激触动了某些内部需求,导致思维受到干扰,注意力难以集中。如表7所示,实验组被试内观后该指标显著提高,表明内观引导的思维方式正在影响被试,内观者有可能改变原先的思维习惯思考问题。
 

实验组前测
实验组后测
对照组前测
对照组后测
实验组前后差异
对照组前后差异
1.67
2.60
1.67
1.39
0.93
-0.28
T检验:t(31)=1.92, p=0.06

表8 核心区m指标差异显著
 
m指标反映了被试难以集中注意力,是焦虑的明显征兆,其反映的焦虑是受到情境因素影响、短期的焦虑。如表8所示,实验组被试经过内观以后m值提升,说明被试表达出了由内观情境引起的焦虑。
3.2.2理念区指标变化
在理念区中,如表9所示,理智化指标在被试参加内观前后差异显著。
 

实验组前测
实验组后测
对照组前测
对照组后测
实验组前后差异
对照组前后差异
3.53
2.60
2.44
2.83
-0.93
0.39
T检验:t(31)=-1.84, p=0.076

表9 理念区2AB+(Art+Ay)指标差异显著
 
2AB+(Art+Ay)指标为理智化指数,表明被试倾向于用理智战胜情感,其反映的是否认和隔离的防御机制。该指数越高,表明被试的防御性越强,越难以表达自己的情感,越倾向于用理智去掩盖情感。如图9所示,实验组被试经过内观后,2AB+(Art+Ay)指标下降,说明被试减少了防御机制的使用,能够更好地表达自己的情感。
3.2.3信息处理区指标变化
在信息处理区中,如表10和表11所示,加工灵活性和投入程度指标在被试参加内观前后差异显著。
 

实验组前测
实验组后测
对照组前测
对照组后测
实验组前后差异
对照组前后差异
0.40
0.07
0.00
0.11
-0.33
0.11
T检验:t(31)=-2.35, p=0.03

表10 信息处理区PSV指标差异显著
 
PSV指标反应了被试信息加工的灵活性和转换困难性。该指标分数越高表明越固着。如表10所示,实验组被试经过内观以后PSV指标降低,表明被试的信息加工灵活性有所增加。
 

实验组前测
实验组后测
对照组前测
对照组后测
实验组前后差异
对照组前后差异
2.67
3.87
3.72
3.56
1.20
-0.17
T检验:t(31)=2.07, p=0.05

表11 信息处理区DQ+指标差异显著
 
DQ+指标反应了被试的信息加工投入程度,指标越高表明信息加工的水平越高。如表11所示,实验组被试经过内观以后DQ+指标分数提升,表明被试对信息加工的投入水平提高,乐于发现不同事物之间的联系。
3.2.4自我概念区指标变化
在自我概念区中,如表12所示,自我关注指标在被试参加内观前后差异显著。
 

实验组前测
实验组后测
对照组前测
对照组后测
实验组前后差异
对照组前后差异
0.27
0.33
1.28
0.56
0.07
-0.72
T检验:t(31)=2.02, p=0.05

表12 自我概念区An+Xy指标差异显著
 
An+Xy指标体现了被试对自我的关注。如表12所示,实验组被试经过内观以后,对自我的关注程度有所提高。
3.3小结
综合以上罗夏墨迹测验的结果,我们发现,服刑人员在参加内观后,相比于没参加内观的服刑人员,在痛苦、焦虑等负性情绪上有所增加,减少了防御机制的使用,表达了更多的内心情感;同时,内观后的服刑人员在思维方式上发生了变化,对信息进行加工的灵活性和投入水平有所提高,也更加关注自我。
4.分析讨论
    通过罗夏墨迹测验的结果来看,参加内观的服刑人员在一些心理指标上显示出了与未参加内观服刑人员的显著差别,表明内观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服刑人员的心理状态。
首先,内观后的服刑人员在负性情绪上有了特别明显的提升,即实验组被试在内观后表达出了更多的压力、痛苦和焦虑,看似是内观提升了服刑人员的负性情绪,但是结合内观促进了服刑人员情感的表达、减少了防御机制的使用这一结果来看,内观实际是让服刑人员放下了内心防御,更加开放地表达了长期以来积压的不良情绪,促使服刑人员进行了负性情绪的宣泄,这点与内观在方法上能够绕开内观者内心防御的原理相符。与传统的监狱教育改造手段不同,内观者是内观中绝对的主体,其自主意愿受到尊重,内观导引师只是提供引导,内观者始终处于主动思考当中,其在内观中的所有收获都是内观者自主带来的而非外界灌输,这种在内观者已有经验上再生、反省而领悟产生的全新认知不会受到内观者内心的排斥,有效避免了内观者面对新经验时由于防御机制而产生的抵触和阻抗。此外,服刑人员在长期的服刑生活中必然会积累大量的负性情绪,这些负性情绪无益于狱内的安全稳定和服刑人员的积极改造,而内观在短时间内让这些压抑的情感从潜意识层面上升到意识层面并得到表达,促进了服刑人员负性情绪的宣泄,对于提升服刑人员的心理健康水平、消除狱内监管安全隐患、提升服刑人员改造质量有所帮助。
    其次,内观后的服刑人员在思维方式上有了明显的变化,这也正是内观的特点之一。内观的目的在于消除内观者“自我本位”的思想,通过对“他/她为我做了什么”、“我为他/她做了什么”、“我为他/她添了什么麻烦”三个问题的回顾将以“自我为中心”为主的思维方式逐渐转变为学会换位思考。具体来看,内观者的信息加工的灵活性有所提高,表明内观者能够从多角度分析外界信息,思维更加灵活,而内观者信息加工投入水平的加深即反映了其更加关注外界事物之间的联系,也从另一个角度表明了其信息加工灵活性的增加。服刑人员参加内观后,在思考问题时更多从他人的角度思考问题,对于构建狱内和谐的改造氛围大有裨益。
    最后,内观后的服刑人员对于自我的关注程度有所上升,由于这种关注的上升是建立在学会换位思考基础上的,因此这种自我关注更有积极意义——内观中很重要的一点是让内观者进行深刻的自我审视,通过对从小到大客观事件的逐一回顾发现一直没有注意到的缺点,从这个角度来看,内观促使的服刑人员自我关注是关注自身的不足,属于自省性质。根据监狱工作的经验来看,对服刑人员改造的首要一步就是要让他们真正认识到自身的缺点,但是这点也始终是监狱工作的一个难点问题。内观能够促使服刑人员更加关注自身不足,激发服刑人员自主改造的意愿,为监狱工作提升服刑人员的教育改造质量打下良好的基础。
但是,从本研究的结果来看,对照组被试的很多前后测指标并不稳定,而是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可能是对照组被试在内观一周的时间内受到了一些无关因素的影响,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对照组被试的对照作用。另外,尽管本研究对于实验组和对照组的被试在年龄、学历、犯罪类型等方面进行了控制,但是由于个体间心理特点的不同,在被试的同质性控制上难以做到全面,无法排除一些无关变量对于结果的干扰,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研究结果的说服力。从测验工具上讲,由于罗夏墨迹测验的很多指标具有一定的概括性,如FM指标表现的是思维方式受到的干扰,但没有体现内观效果的具体方向,这样的因素也制约了本研究对于内观效果的深度解读。
5.结论
综上所述,内观有效促进了服刑人员负性情绪的宣泄,提高了其换位思考能力和对自身缺点的关注,提升了服刑人员的心理健康水平。但是,对于服刑人员内观效果的研究,在各个方面仍有很大的空间可供探索和提高。
笔者认为,内观作为一项在国外已经获得肯定的矫治项目,作用点在于改变服刑人员的价值观和人际关系互动模式,而以上两点正是监狱在实践工作中所总结出的服刑人员犯罪深层原因,也是通过研究证明的与重新犯罪密切相关的犯因性需要,更是监狱教育改造工作中的难点。加强有关内观效果的研究、广泛推行这一矫治项目,对于监狱创新教育改造方式方法、全面提升教育改造质量具有积极意义。
 


上一篇: 监狱雕塑景观规划应用与监狱文化研究--以北京市某监狱为例
下一篇: 构建首都监狱企业规范运行模式的研究